想造房子的三太公

ECE/newtina/poi/画画

【缨后】所思在远道

魏缨络见过很多人,自然。

她是内务府包衣出身的孩子,后入宫禁,遍尝百态,如今在这紫禁城里有了一席之地,也不过是因因果果缠绕相生。棋局已开,哪有容人喘息的道理。

偌大的皇宫,将一棵棵鲜活的芳草奇香圈在那些繁复的殿名里,有多少花开又有多少花落,谁能知道呢?皇帝自己也未必清楚。

思及此,她捻了一根香。光点在浓如墨的夜色里微微颤动,像是某种忽明忽灭的念想。

宫中女子万千,有多少人被富察·傅恒端行于宫墙间的身影折服,再三算计只为离那利刃裁玉般的面容更近一些。她也算计了,却未曾料真能收获他的真心。

她相信当年的他是真心,只因他行止磊落从不欺人,和她一样。可惜门第之见无法僭越,不过她也从未想过要真的出嫁...

在甪直,第十天

在甪直,第九天

在甪直,第三天

在甪直,第二天

【EC】Never be Enough

尼罗河永远沉静,Erik在船上望着水面出神。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到那个地方去,吉萨——一个他不曾到达的城市。是为了法老的永生,还是自己的永生?如果说他们真的要创造一个神迹,究竟什么样的信仰才值得大家不惜殒命?

而他自己,选择踏上这艘船究竟是为了什么?他扪心自问,觉得自己太不虔诚了。

天气闷热,阳光炙烤大地,上岸的时候Erik还是意识朦胧。

他并不是个惯会胡思乱想的人,大概是因为孤独。自从他听闻Shaw死在了吉萨,尽管Shaw生前并不讨人喜欢,但那还是他的兄长,他就时常陷入这种无垠的空旷里,思绪飘远在天地间,就像河岸以外的无尽黄沙。

在这样的空旷里,他想起那个人的频率越来越高。

同样只是偶得,在他的幼年...

sad,没有入选新春绘图大赏

【EC】Never be Enough

Emma不是第一次给Erik介绍对象了,可惜的是Erik也不是第一次为这事烦恼了。他当然明白,自己年纪不轻,需要有一位伴侣,这不光是一种表面的社会意义上的催促,甚至他自己,也时常有这样的焦虑。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违背他的公众形象,但他渴望恋爱。这没有错!一个三十好几的建筑师,一个正常男人,当然可以渴望恋爱。他有时甚至会花一个下午看情侣打游戏的视频,他也想有个可以一起打游戏的人。

不是Emma,Emma只会指责他自己新做的指甲会被游戏手柄毁掉。

他提着图纸卷进了电梯,胸前口袋里是Emma下班时留给他的一个电话号码。

“算我求你,至少在电话里当个和蔼可亲的人。”

是了,这大概算是他孤单这么久的原...

© 想造房子的三太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