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造房子的三太公

ECE/newtina/poi/画画

【EC】Never be Enough

尼罗河永远沉静,Erik在船上望着水面出神。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到那个地方去,吉萨——一个他不曾到达的城市。是为了法老的永生,还是自己的永生?如果说他们真的要创造一个神迹,究竟什么样的信仰才值得大家不惜殒命?

而他自己,选择踏上这艘船究竟是为了什么?他扪心自问,觉得自己太不虔诚了。

天气闷热,阳光炙烤大地,上岸的时候Erik还是意识朦胧。

他并不是个惯会胡思乱想的人,大概是因为孤独。自从他听闻Shaw死在了吉萨,尽管Shaw生前并不讨人喜欢,但那还是他的兄长,他就时常陷入这种无垠的空旷里,思绪飘远在天地间,就像河岸以外的无尽黄沙。

在这样的空旷里,他想起那个人的频率越来越高。

同样只是偶得,在他的幼年...

sad,没有入选新春绘图大赏

【EC】Never be Enough

Emma不是第一次给Erik介绍对象了,可惜的是Erik也不是第一次为这事烦恼了。他当然明白,自己年纪不轻,需要有一位伴侣,这不光是一种表面的社会意义上的催促,甚至他自己,也时常有这样的焦虑。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违背他的公众形象,但他渴望恋爱。这没有错!一个三十好几的建筑师,一个正常男人,当然可以渴望恋爱。他有时甚至会花一个下午看情侣打游戏的视频,他也想有个可以一起打游戏的人。

不是Emma,Emma只会指责他自己新做的指甲会被游戏手柄毁掉。

他提着图纸卷进了电梯,胸前口袋里是Emma下班时留给他的一个电话号码。

“算我求你,至少在电话里当个和蔼可亲的人。”

是了,这大概算是他孤单这么久的原...

涂鸦

希望每周一涂

【EC】《理智,情感与爱情魔药》——一时脑热特别篇——

莲玖_franKENstein_:

《理智,情感与爱情魔药》
一时脑热的特别篇




《婚前综合症》



“我亲爱的挚友Lehnsherr:
      非常荣幸能收到你的结婚请柬,上头的挪威脊背龙真是可爱极了,虽然她看起来并不怎么喜欢她头上的绒球花冠。
      恕我直言,我没有想到你会走到结婚这一天,Lehnsherr,结婚简直是地狱,难以想象有一个男人每天都对着我卸妆以后的样子,我和他要吃同一锅里的蘑菇汤,我每天都要和他说早安、晚安...

【神经病】把武侠小说里的调情代入EC玩玩

红荨:

雷,慎入。

查尔斯皱眉道:“咱们从前曾并肩作战,我学生此刻却是命在垂危,加之今日我没伤你性命,旁人定然说我对你旧情犹存。若再邀你相助,天下变种人要骂我不知廉耻、三翻四复。”
艾瑞克冷笑道:“咱们只须问心无愧,旁人言语,理他作甚?”
查尔斯道:“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变种屠龙记》

查尔斯道:“老友,临别之际,我有一言相劝。”艾瑞克道:“你且说来,我洗耳恭听。”
但那教授始终不说话,过了良久良久,才轻声说道:“江湖风波险恶,多多保重。”

——《变种江湖》

查查就是查查,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一个查查。岂是一千个、一万个漂亮变种人所能代替得了的?

——《变种八部》

查尔斯道:“嗯。我要牵着你的手...

【Newtina】Black is the color (全)

B君:

我試著做了個合集,這樣好像比較方便閱讀。謝謝大家願意看我寫的東西,我很開心。因為有人和我說繁體字比較難看懂,所以我試著轉換成了簡體,希望這樣比較方便看。謝謝大家!


>>> 


波尔蓬蒂娜·斯卡曼德夫人去世的那天,大家不是很意外。她已活了将近要两个世纪,在麻瓜眼里,已经是很久很久的一段时间。


 


她安静地沉睡在丈夫的身边,银白色的头发散在枕头上。等到纽特·斯卡曼德发现自己妻子已经不会再醒来时,他怔怔地用自己布满伤疤与斑点的手握着她虽然布满皱纹,却仍旧白皙细嫩的手掌,在床边坐了一...

【EC】Place Your Head on My Beating Heart(靠在我心上)

Charles是在第三次才注意到那个绿眼睛的德国人的。

等地铁的人并不多,现在驶来的是夜色深沉的末班车,稀疏的人影三三俩俩散落在不同的入口,播报的声音像从很远的地方来。

一开始是类似低语的细碎的声响,模糊到让他疑惑那是不是由人发出的,等无意捕捉到了几个微妙的高音突起后,他把目光从一对围着一条围巾热烈亲吻的情侣滑到他身后衣着阑珊的流浪汉,最后看见了站在他左边不远处的男人。

剪裁合体的西装和灰色毛呢大衣,没有公事包。从烟灰色的围巾上缘可以看见线条冷硬如雕刻般的侧脸。睫毛很长,即使昏暗的地铁光线里也能看见在下眼睑上打出的好看阴影。头发是金棕色,并且奇异地散发出一点幽幽的光泽。

他戴着白色耳机,耳机线顺着走势...

© 想造房子的三太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