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造房子的三太公

ECE/newtina/poi/画画

【EC】Everything You Touch(南方与北方AU/伪ABO/无能力/HE)

长更:听说意见不合更适合谈恋爱?

发觉本篇EC相处固定模式:Charles生Erik价值观的气——Erik生Charles轻视自己(hhh老万就是自卑而已)的气。

温馨提示:戳文末tag收获连载。

chapter8

一个早已过了中年的大骨骼的女人坐在一间陈设漂亮的阴森森的饭厅里做活计。她的外貌象她的骨骼一样,也是硬朗的、粗粗大大的,而不是迟钝的。

她落落大方地穿着一身结实的黑缎子衣服,丝毫也没有破损或是褪色。这会儿,她正在补一块质地极为精美的又长又大的桌布,偶尔把它提起来对着亮光,想看出需要她细心对付的稀薄的地方。除了马修·亨利的《圣经诠释》(1)以外,房间里一本书也没有。《圣经诠释》...

【EC】Everything You Touch(南方与北方AU/伪ABO/无能力/HE)

Logan和Jean上线——他们是父女...
温馨提示:戳文末tag收获连载❤️

chapter7

“Charles?”

等Charles在这声温柔的呼唤里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窝在旧藤椅里睡着了。一定是因为早上的家务——他早上十分勤劳地帮助Magda熨了窗帘和其他布艺来确保不会让父亲的客人觉得难堪。

“大概Xavier先生不大喜欢讨论蒸汽机。”Charles略微模糊的视线最后聚焦在Erik Lensherr有些揶揄的目光里,他好看而锐利的灰绿色眼睛在稍稍挑起的眉毛下显得格外有光泽,映着壁炉里的火光,有点不真实。

“不...不...”Charles的教养促使他坐直身子回应:“我只是有些累。”而且他还...

【EC】Everything You Touch(南方与北方AU/伪ABO/无能力/HE)

长更:Erik·痴汉·Lensherr上线hhh

chapter6
当Xavier一家搬进吉诺莎的新宅子去时,那种讨厌的粉色蓝色糊墙纸已经不见了。

房主人不动声色地接受了他们的道谢,听凭他们去以为——倘使他们乐意的话——他已经软化下来,不像他来表示的那样决不把墙壁重新裱糊一下了。没有必要特地去告诉他们,他不乐意为吉诺莎一个默默无闻的Xavier牧师先生所办的事,在富裕厂主Lensherr先生提出一项简慢、严厉的抗议以后,只有不太乐意照办了。

他们需要用淡雅的糊墙纸把房间裱糊一下,好让自己能甘心在吉诺莎安居下来。他们还需要更多的东西——更多的无法获得的东西。十一月的黄蒙...

【EC小甜饼/一发完】The Lost Gold Coin(爱你在心口难开)

没错这就是今天英语完形填空的yy产物,即兴之作逻辑一地碎片不要介意。
另:庆祝本人的粉丝终于赶上我关注了人了yeah!这两个数字在今天这个伟大的日子实现了相等(开森)

以下正文:

在那场战争之后,一些士兵回到了他们的家乡。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过得很好,只除了一位——Erik Lensherr,一位在战争中受伤且再难恢复他的力量的可怜人,他没法正常工作了。

在那样一段时间里,他成了一个身无长物的穷鬼,但他仍保持着那颗与生俱来的高傲的心——使他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帮助。

每年,从前的军人们都会举行一年一度的聚会,大多数情况下这些聚会都是在Charles Xavier家举行的——他是个有钱人,与Erik正相反——讽...

【EC】Everything You Touch(南方与北方AU/伪ABO/无能力/HE)

长更:Erik·暴戾厂主·Lensherr亲自教你如何在一见钟情却不自知的对象面前作死hhh

chapter5
他们每年只出得起二十英镑。在汉普郡,他们用这笔钱就可以租到一所宽敞的、有一片可爱的花园的住宅。这儿,就连必不可少的两间起居室和四间睡房似乎都不容易找到。Charles按着自己抄下的那一张单子一所所找下去,看一所排除一所。

大概是在克兰普顿的那所——他们管那片郊区是叫克兰普顿吗?有三间起居室。

Charles曾拿这数目跟三间睡房作比较,并且曾经觉得很好笑?他敲了敲门,发现门是开着的却无人回应,于是自行推开门走了进去。

虽说这间屋子狭隘,还略有些阴暗...可是...

温柔预告:Erik·霸道厂长(不如说暴力)·Lensherr即将上线(开始引入电视剧情节)

【EC】Everything You Touch

南方与北方AU(2004RA版剧+原著)

伪ABO(自设弱化发情等问题)

牧师家庭Charles/Ox工厂厂主Erik/A...工业革命背景hhh

无能力/HE

因为只能放一张图,所以这是接上一弹查查的老万。

【EC】Everything You Touch(南方与北方AU/伪ABO/无能力/HE)

温馨提示:文末tag连载。
原著风/搬家部分/Erik·霸道厂长·Lensherr将在下一章粗线。

chapter4
最后一天到来了。

假使Charles预料到往后的生活会在短短两个星期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恐怕他就不会觉得Scott Summers先生来访的那天是特别多事而令人惊讶的了。

房子里放满了粗板箱,正在前门装上车子,运送到最近的火车站去。就连房子侧面那片优美的草地上,也给敞开的门窗里吹到那儿去的麦秸弄得既难看又凌乱。房间里面发出一种奇怪的回声,——亮光通过下掉窗帘的窗子强烈、刺眼地照了进来,——似乎已经是陌生和异样的了。

Charles回想起他率先得知父亲匆...

【EC】Everything You Touch(南方与北方AU/伪ABO/无能力/HE)

温馨提醒:戳文末tag连载,目前原著风/小队告白失败/下一章开始搬家,我造可能太快了转折生猛(捂脸)

chapter3
灿烂的阳光照亮了Charles的脸,他放下画板,走上前去和Scott握手。“告诉妈妈。”他冲女佣Magda说。“妈妈和我想问你许许多多关于Emma的事情。你光临,我可真得感谢你。” 

“我不是说过要来拜访的吗?”他这么问,音调比Charles讲话的音调要低。 

“可我听说你在高地(1)那么远的地方,我压根儿没有想到你会上汉普郡来。” 

“噢!”他声音更轻地说,“那小两口儿傻呵呵的那么瞎胡闹,冒上种种危险,攀登这座山,驶过那片湖,我真认为他们得有位门...

【EC】Everything You Touch(南方与北方AU/伪ABO/无能力/HE)

温馨提示:文末tag连载——依然原著风/预热阶段/苦掰小队准备告白/霸道厂长还没粗线。

chapter2
Charles再一次穿上了便装,跟随父亲从容地上路回家。

辞行告别,尤其是向这么多年来同他生活在—起的人们那么匆匆的告别,这会儿还使他心情十分沉重。他为那些消逝的流光感到惆怅、惋惜。那究竟是些什么样的时光倒并不重要,这些时光反正是一去不复返了。 Charles根本没有想到,回到亲爱的老家去,回到他渴望了多年的那个地方和那种生活中去——尤其在自己即将失去敏锐的知觉、朦胧睡去以前的这一怀念、渴望的时刻——自己的心情竟然会这样沉重。他强行使自己的思想摆脱对往事的回忆,转到对充满希望的前途的欢快、平...

【EC】Everything You Touch(南方与北方AU/伪ABO/无能力/HE)

逼不得已把小队弄成苦掰男二了,歉然。
目前走原著风,尚处在预热阶段,我们的Erik·霸道厂长·Lensherr还没出场。

chapter1
“Emma。”Charles又轻轻喊了一声:“Emma?”

但是,如同Charles多少料到的那样,Emma已经睡着了。她蜷曲着身体躺在哈利街寓所后客厅里的沙发上,身上穿着细白布衣服,头上结着蓝缎带,显得十分妩媚。假如Titania(1)曾经穿着细白布衣服,结着蓝缎带,在一间后客厅里的一张深红缎子沙发上酣睡过的话,那么人家也许会以为Emma就是她。

Charles又被表妹的姿色吸引住了,他们俩从小一块儿长大的。除了Charles外...

© 想造房子的三太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