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造房子的三太公

ECE/newtina/poi/画画

【EC】Never be Enough

Emma不是第一次给Erik介绍对象了,可惜的是Erik也不是第一次为这事烦恼了。他当然明白,自己年纪不轻,需要有一位伴侣,这不光是一种表面的社会意义上的催促,甚至他自己,也时常有这样的焦虑。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违背他的公众形象,但他渴望恋爱。这没有错!一个三十好几的建筑师,一个正常男人,当然可以渴望恋爱。他有时甚至会花一个下午看情侣打游戏的视频,他也想有个可以一起打游戏的人。

不是Emma,Emma只会指责他自己新做的指甲会被游戏手柄毁掉。

他提着图纸卷进了电梯,胸前口袋里是Emma下班时留给他的一个电话号码。

“算我求你,至少在电话里当个和蔼可亲的人。”

是了,这大概算是他孤单这么久的原因,之一。他很严谨,在一定程度上这意味着乏味,古板和无趣。Erik不想说自己是个无趣的人,只是他没办法一开始就侃侃而谈,大部分时候他只会觉得尴尬,然后用面无表情来掩饰这一点。

有些人因此觉得他冷漠奇怪,包括现在走进楼梯的这位。Charles Xavier,哥大的客座教授,也是隔壁组一个项目的对接人。Erik曾经亲耳听到对方问Emma他是不是有什么心理疾病。

虽然Erik是个随和的(至少他知道自己是)的中年男人,但他觉得还是不应该和此人多做交往,尽管他得承认对方有让他分心的漂亮容貌。

没错,漂亮,Charles像一束包装得体的鲜花,看起来亲切又随和,可以同一切人轻松展开交谈,除了他。

“Hi.”

Erik用点头回应了这声问好。然后非常自觉地站到离Charles最远的对角位置。他想他会在接下来的几秒沉默里如芒在背。

“准备回家了么?”

愣了一下后的Erik回到:“没有,最后一点。”他还象征性地举了举右手的图纸。

这回换Charles点头了。

Erik自知这次对话已经彻底结束,他还是把所剩无几的自信心放在胸口那张薄薄的纸片上吧。


一个打给陌生人的电话应该怎样开始?Erik觉得掌心有点虚汗,他把纸片从口袋里掏出来,对着屏幕打了进去,并且再三核对是否有误,其间还打了个喷嚏。

希望待会不要打出来,他在心里默默祈祷了一下,把拨通了的手机举至耳边。

“Hi.”

等一等,这声问候为什么这么耳熟?

正当Erik还在思索的时候,对面的人先打了个喷嚏。

真是令人惊喜的开场。

“不好意思,只是这几天太冷了,我可能有点感冒。”Erik听出来了对方略微沙哑的嗓音和浓重的鼻音。

“纽约的冬天总是这么难熬。”他有些干涩地回应道。一般在这种时候Erik需要手上有点什么事做,这样可以缓解假如沉默带来的尴尬,至少可以掩饰一下。他选择了给自己弄杯咖啡。

“很高兴你打过来了,我把号码给Emma的时候可没抱什么希望,所以我很惊喜。”

Erik一时语塞,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感到了一丝被取悦,毕竟对方用了惊喜这个词。“我只是不太习惯打电话,或者说,呃,和陌生人相处。”

“怕生?”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些欢快的笑声,像那种不招人讨厌的揶揄。

“我知道这也许有点可笑。”

“不不不,别误会我,我没有取笑的意思,只是有些意外,而且,这当然可以理解,这很...可爱。”

Erik面对着咖啡壶挑了一下眉毛,“可爱?”

“呃,像是一种反差,毕竟你看起来是个很有...很有男子气概的人,所以这种反差就显得很可爱。”

“不知道我该不该说谢谢。”

“当然。”对面又是一阵轻笑,Erik自己也微笑了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没有人一开始就应该懂得如何和陌生人相处,这挺难的。我小时候只信任我妹妹,因为生活中的其他一切都不大友好,我想童年经历会影响这个。”

“可你听起来很健谈。”语调真诚温和,能流畅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像个老师。

“哦,谢谢夸奖,你听起来也不错。”

Erik又笑了一下。

“所以你是老师么?”他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算是吧,我时不时会讲课。”

“我想你的学生们一定堂堂课受益匪浅。”

“哦,你夸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了。”

Erik隐约听到了马路上的嘈杂背景音,“你在外面?”

“啊,是的,正准备回家。”

“那不如...”

“不如约个时间见面,咱们可以好好谈谈怎么克服怕生。”

Erik顿了一下。

“哦,别误会,我只是在开玩笑,总之我们该见一面不是么?明晚晚餐留给我怎么样?”

“好。”

Erik挂断电话的时候心情很微妙,夹杂在结束任务的松弛和一种隐秘的兴奋之间。他觉得这通电话比想象中要好,他想他其实也可以这样还算轻松地与人交流。如果一定要思考原因,也许是因为对方十分健谈,总能推导着对话前进,又或者只是因为电话那头是个陌生人,而他们仅仅只是在打电话。

这么一想明天的见面似乎变得更让人紧张了,不过在事情之前设想各种可怕的结果只会加剧恐慌,Erik搁置了在通话中不知不觉停下的泡咖啡进程,决定早点儿上床睡觉。

那晚,他做了一个电话那头是Charles的梦。


今天要做的事情可有点多,最近项目正在收尾,还有若干事项需要和施工方沟通,还有...

“请帮我拿一下谢谢!”

Erik还来不及细想他什么时候和Charles这么熟的时候,对方回身冲他眨了眨蓝眼睛。

哦,是梦了。

轻轻打开方才被塞进手中折起来的那张纸,他竟然又产生一种强烈到神经突突直跳的期盼。

“今晚七点见?今天可是情人节,答应我。”

当然,好的。

评论 ( 2 )
热度 ( 39 )

© 想造房子的三太公 | Powered by LOFTER